吴山居里的小老板

沉迷看文

【苏凰/殊凰】千秋辞·昭明篇

千越瑾之:

果然我也是蛮可以的,把元宵节的东西,拖到了植树节。


我就不说糖不糖,刀子不刀子的了,你们都懂。


—————————————————————————————  


  火银花,灯如昼,千家共话酹天月,却把娇娘羞。在金陵百姓的眼里,极近热闹的上元佳节便是除夕之夜也比不上的。这一晚,不必再顾及宵禁,携了三五好友,带上些零嘴小酒,兴致来了便去猜灯谜讨个花灯玩,倦了便在小湖边寻个歇处,喝酒打趣,好不快活。更别说那街市里各式各样,年年翻新的各类玩意了。


  飞流也是顶喜欢这个节日的,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一天可以吃到种类繁多的汤圆。每年上元节,吉婶都会变着法地做各式汤圆,南方的北方的各样皆有,里头包的馅也是年年出新,飞流总要吃上好几碗。这一日,梅长苏也是尤其惯他,不仅汤圆管够,连甜瓜也不会拘着他。


  ……


  飞流小心翼翼地为手中的金鱼花灯糊上最后一层彩绢,挂了线,而后引了火折点上。看着花灯提在手中很是漂亮,飞流大喜,想着苏哥哥见到自己能扎的这样好,一定很开心,立即起身窜了出去,想让梅长苏看看他的成果。飞流向着主院寻去,边上的人却越来越少,连平日里总是守着的黎大叔也不在。飞流自然是不会考虑这些的,直喇喇地就闯进了梅长苏的院子。廊下本在对望的两人显然被这一下吓的不轻。梯边的梅长苏先是一愣,随而不自然地侧了侧脸,双手却还小心扶着梯子。霓凰则是好半天才回了神,面色微红的从小梯上跃了下来。


  飞流见二人这般情态也作不多想,几步跃上前去,满脸自豪地将手里的花灯递向梅长苏。霓凰乍一见这花灯样式,又是一愣神,“这是……飞流自己扎的吗?”


  飞流看向她,重重点了点头“苏哥哥,喜欢。”


  霓凰淡淡一笑“是苏哥哥教飞流的?”


  飞流又是猛地一点头,咧开嘴笑了“姐姐,喜欢?”


  霓凰转头看了一眼佯作无意的梅长苏,见他垂了眼眸,嘴角边却是隐不掉的笑意,也轻轻一笑“喜欢……很喜欢。”


  ……


  “宗主,郡主。快来吃汤圆吧!”只听得吉婶远远一唤,飞流便将花灯往梅长苏手里一塞,即刻没了踪影。


  梅长苏一笑,摇了摇头,熄了手中花灯,将其置在一旁,又携了霓凰的手,似是兴致颇高“还傻站着做什么,去吃汤圆。”


  霓凰顺从的由梅长苏引着向正堂走去,有些失神。他单薄的身子早已没有了当年林殊的样子,宽大的手掌也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温度,可她知道,他还是林殊,他的骨子里永远是那个明媚恣扬的少年。


      ……


  霓凰随着梅长苏到了正堂,发现苏宅的人倒是来的很齐整,一个个在里头坐的端正,满眼都是敛不住的期待。霓凰还未细想,就在梅长苏旁落了座。只一坐下,向来敏锐的她就感觉到好几束目光投了过来。她抬头看去,见席下众人都装作无异,各自闲聊,实则都在暗做打量,这才略略反应了过来。可说到底她是客,只好转头看向了一旁的梅长苏,谁知梅长苏不知从哪取了几份文笺,正仔细看着,一副完全未曾察觉的样子。霓凰看他瞧得认真,小忖了一下,终是没有打搅他。


  少时,香甜软糯的各色汤圆便端了上来,霓凰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想着这有的吃还勾不回你们的神吗。可是,很显然,对于江左盟的众位弟兄来说,再好吃的汤圆也不如上座的这位霓凰郡主来的有吸引力。穆霓凰一边吃着汤圆一边受着众人打量,只觉得如坐针毡,再瞟一眼席下众人,汤圆都要吃到鼻子里去了。霓凰暗暗叹了口气,求救似地再次看向梅长苏,没曾想这人低着头,垂着目,正顾自吃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


  霓凰无法,只好朝众人言道:“众位兄弟不必拘谨,同往常一样便是。”


  话音刚落,只见方才还拘着的众人,立刻换上了一副“果然如此”“甚好甚好”的表情,认真对付起了手中的汤圆,霓凰立时便觉着自己着了梅长苏的道了。


  霓凰觉得面颊隐隐发烫,侧头正想同梅长苏讨个说法,却见他自己凑了过来,笑意盈盈地从碗里舀了几个汤圆放进了她碗中,“桂花豆沙的,你喜欢,多用一点。”


  众人见状,又是一脸的“所愿得尝”,满是喜气地互相打起了哈哈。霓凰又好气又好笑,只好鼓着嘴吃起了碗里的汤圆。一旁的飞流却好似领悟到了什么,原来坐在苏哥哥身边就可以多吃几个汤圆啊!便急忙端着碗,蹭到了梅长苏身边。


  飞流将手一伸“汤圆!”


  梅长苏失笑,又朝飞流碗里拨了几个。


   


  用过了汤圆,霓凰见飞流要回去继续制花灯,不知怎的就来了兴致,要同他一起扎。梅长苏本要亲自教的,却被霓凰一句“梅宗主事务繁忙,不敢劳烦”给堵了回去,只得回了书案。霓凰与飞流在小案前制着花灯,梅长苏的心思自然也没法集中在手中的文笺上,只支着手,歪着头,带着一抹笑意,就这样静静看着。


  ……


  月上苍穹顶,万籁此归寂。霓凰随着飞流在廊檐上挂好了最后一个金鱼花灯,望了一眼清月,一愣,随即回过神来,暗怪自己太过贪恋,竟误了梅长苏休息的时辰。


  “不知不觉,竟已是这样晚了,兄长休息吧,小心着身体。”


  梅长苏心中略有几点怅然,可脸上依旧风轻云淡“要走了吗?”


  “嗯,太晚了,改日再来吧。”


  “嗯,也好。”


  霓凰颔首一笑,转身准备离去。


  “霓凰……”


  穆霓凰闻声复又转过身来,看向廊下的梅长苏。梅长苏抿了抿嘴,只觉得今日实在太过纵容自己,刚刚竟有那么一瞬间想要留她住下。梅长苏心内暗暗一番自嘲,而后抬眸看向霓凰,突然发现了什么,笑道:“大门可不在那边啊。”


  “……今日实在太晚了,若从正门出去,恐怕引人猜疑,我翻墙出去便可。况且……”霓凰俏笑“也有好些日子没翻过墙了,突然还有些想念呢”


  梅长苏闻言失笑:“这都多大了,还想着翻墙呢。”


  穆霓凰嗔道:“也不知是谁教的好”言罢,转身便要走。


  看她要走,梅长苏不自主地向前迈了一步,又脱口唤道:“霓凰。”人是喊住了,他却没了下文,捏了袖口,顶着她的目光踌躇了一会,终是只道了句“多加小心。”


  霓凰点头应下,转身还没迈出步,飞流就窜了出来,拽了霓凰衣角“姐姐,不走。”


  霓凰一愣,随即温声笑道:“今天太晚了,改天姐姐再来找飞流。”


  “姐姐,不走!”


  “飞流乖,下次给飞流带点心。”


  “姐姐,不走!”


  ……


  霓凰无奈,只得又看向梅长苏。梅长苏自是不能再装作没看见,想了想,还是先颇为敷衍地唤了声:“飞流。”


  谁知飞流闻声立刻就不再坚持了,不情愿地“哦”了一声便松了手。飞流回到梅长苏身边,不着痕迹地瞧了梅长苏一眼,却有些后悔,为什么他听了话,苏哥哥好像更不高兴了。


  看着霓凰的身影隐没在夜色中,梅长苏只觉得五味杂陈。良久,才开口道:“飞流,明天不准你吃甜瓜了。”


  ……


   


  从前,在飞流的眼里,上元节就只意味着两个词:汤圆、花灯。后来,小飞流的上元节又多了一些别的,比如梅长苏,比如穆霓凰。似乎这个日子总是很特别的,他的苏哥哥会望着他制的金鱼花灯久久失神,会带着他靠着廊柱坐下,会和他说好多好多的话。


  “那时候啊,他的小女孩就很喜欢金鱼花灯。可是,那唯一的一盏金鱼花灯却被别人抢先一步赢走了。他想请那个老伯再做一个。老伯却说什么也不答应,说是规矩,一天只做一个。后来,他就自己琢磨了起来……当然,那个自己做的花灯真的很不好看。可他的小女孩却很开心,把灯挂在了窗前。那天晚上,他答应小女孩,以后的上元节都要一起过。再后来啊,年年上元节,他都自己扎一个花灯给她……一个比一个好看。”


  ……


  “后来,他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他告诉小女孩他必定会挣得一身战功而归,然后风风光光地娶她过门。他的小女孩说她等着,等到那一天,她就在府门前挂满金鱼花灯,等着他来。”


  “可是,他的小女孩……再也没能等到他。”


  ……


  飞流只觉得梅长苏说的这个故事比年兽的故事要难懂多了,但也能知道苏哥哥是不开心的,很不开心。他想大概是因为穆姐姐不能和他们一起看花灯吧,可是,黎大叔说了,姐姐很快就会回来的。飞流侧过身来,定定地看着梅长苏:“会好的!”


  他记得他的苏哥哥闻言果然扬起嘴角一笑,絮絮地又说了好些他听不懂的话,最后长长出了一口气,摸了摸他的头,复又望向花灯,没了言语。


  他还记得那是他在金陵度过的第二个上元节,也是他和他的苏哥哥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上元节。


  ……


  飞流后来的上元节里,依旧是各式各样的汤圆与花灯,依旧是充满甜蜜与明亮。依旧是会有个人拉着他坐在廊下,看着廊檐上的金鱼花灯,说好多好多他没办法听懂的话,只是这个人由梅长苏变作了穆霓凰。


  在飞流眼里,穆姐姐和苏哥哥是很不同的,她虽然总能说着说着就湿了眼眶,却永远带着温洋的笑意,似乎再没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也从来不像苏哥哥一样长长的叹气。他听别人说,只要自己想做的事都得到实现,那么就会永远开开心心的。穆姐姐是这样的吗?可他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太一样。


   


   


  暮色四合,天色将晚。


  甄平指领着下人将最后一批送葬的物什安置好,转头又匆匆出了府门。今日是正月十五,上元佳节,街市上光影流转,人头攒动,依旧热闹非凡。而威名显赫的林府在重重白幕之下,显得分外凄清,两日后,霓凰郡主的灵柩将从这里出发,送往梅岭安葬。


  虽是霓凰郡主新丧,可到底是上元节,吉婶煮了汤圆,桂花豆沙馅的,让守灵的众人多少吃点。言豫津端起小碗吃了一个,只觉着口中干涩,没有味道,复又放了下来。他四下看了看,依旧没有看见蔺晨与飞流,心中暗暗道怪。蔺晨也就罢,他向来来去不定,处理完霓凰身体后就消失了好几日,除了在厨房见过几面,其余时候都是轻易寻不着的。而飞流几日前就一头扎进了房里,连着每日三餐都是吉婶给他送到门口的。霓凰新丧,上门凭吊的人太多,加之其他一些繁杂的事务,竟是再没有人顾及的到飞流那边。


  思及此处,言豫津起了身,对一旁萧景睿道:“我去看看飞流。”言毕,便趋着小步出了门。


  言豫津行至飞流房门前,刚敲了一下门,房门便自己开了,里头站着的正是飞流。豫津仔细将飞流瞧了个遍,却发现小飞流不仅气色不差,还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兴奋劲,心就安了下来。


  “飞流,你做什么呢?吉婶煮了汤圆,过不过来吃。”


  飞流听得汤圆却没有多大反应,“火折。”


  言豫津一愣,“什么?火折?”


  飞流见他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白了白眼,便自己跳去厨房找火折了。


豫津不禁挠了挠头,不知小飞流这是演的哪出。他不经意的向房里一探,这一看,言豫津当场就愣住了,那屋子里,满满的竟全都是金鱼花灯,各色彩绢制的金鱼花灯。


  ……


  初时是一点两点,而后是一片两片,那样的绚彩之下,连原本刺目的孝帘,都渐渐变得柔和起来。飞流就独自一人,上蹿下跳,将他做的那些金鱼花灯,一个个挂在他熟悉的位置上。守灵的众人就那般怔愣地看着,没有人上前相帮,也没有人出言阻止。


  各色彩灯就那样缀在白幔之间,没有人觉得刺眼,没有人觉得突兀,只觉得混沌不堪的脑海里绽开了一点一点的光亮,格外温暖。


  飞流挂好最后一个花灯,从廊上跃了下来,站在庭中颇为自豪的环视了一圈,满意地露齿一笑,而后,步回至廊下,小心的从怀里掏出了两个小木人,将其置放好。然后,自己也在廊下随意坐了。


  他抱着腿,看了看陪着他的两个小木人,又仰头看向光彩炫目的金鱼花灯,用所有人都听得到的音量,一字一顿笃定地说道:“会,好,的!”


  ……


  是啊,一定会好的。


  ……


——————————千秋辞·昭明篇结束——————————


 


作者的话:


  到这里,又得和诸君说句再见了,由于踏上了考研这条路,我恐怕又要消失很长一段时间。


  最近有好多朋友说苏凰的粮少了,等的心焦。我突然觉得什么话也不说就消失,实在太不负责任。于是就想写个道别的帖子,可又觉得连文也不写就跑,实在也是很不负责任。于是再奉上小飞流角度的《昭明篇》。希望诸君初心长在,踏梦行歌,心愿得成。


  虽然没空写东西,可苏凰这个坑我到底出不了。宁负天下不负卿的爱情固然动人,可唯有家国大义之下克制隐忍的情爱才真正让我心疼。我想再难有让我如此难以释怀的cp了。


  从《寒山远黛篇》到《昭明篇》,有很多朋友在一直支持我,虽然你们时不时的要与我约谈人生,但真的十分感谢。今天看了一眼粉丝数,突然感觉挺惭愧,像我这样文采一般,有些不知所谓,发文又如此不勤奋的人,居然有这么多人愿意关注。实在是非常感谢。


  最后,诚挚地希望朋友们,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多做运动。我由于过度使用电脑手机,加之书写方式不当,导致右手腱鞘炎复发,又要过上吃饭基本靠勺,写字基本不行的半残废日子。真应该少玩电脑啊!多么痛的领悟!


  最后的最后,我不会轻易狗带的,来日再会!


                    


                               千越





评论

热度(238)

  1. 吴山居里的小老板千越瑾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