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居里的小老板

沉迷看文

2017.4.26

214782:

_我偶尔出门,比如不得不坐长途的火车时,我会和陌生人说很多很多话(奇怪的是在飞机上就不,我总觉得坐在飞机上的人都很有压力,好像在玩类似谁先吭声谁就输了这种游戏,所以我一上飞机就犯困)——事实上,我本来话也很多,如果你和我住在一起你就明白了。我可以每天晚上陪聊聊到你困蒙圈,而且连聊一个月,强劲又持久(烂爱好)——尽管我可以一天的另外二十一个小时都憋在房间里连床都不下,以至于我的室友有段时间(我通宵酗酒的那段)每隔几个小时就来敲敲我的门确定我没有猝死在房间里。


_我后来发觉,写字,手写日记,比打字更加私人化。我觉得这其中一个原因是打字太清楚了,清楚无误,阅读没有障碍。这可真糟糕,哪儿有私人的东西会是这样清楚的呢?比如我有一个文具店清仓买回来的本子,13块8,巨厚如字典,薄荷冰激凌色的编织纹皮封面,我在那上面写日记,从书法层面来说那字写得简直惨不忍睹,紧密潦草糊成一片,但在那个上面我就很放飞,我什么都敢写,基本不引用,因为我用不着跟我自己解释我已经理解的东西,也丧失起码的修饰,因为同理,我也用不着对我自己过度表演。那才像个真正的日记本,现在我看着它唯一的想法是我死之前一定得把它给烧了,耻度太大。


_对了,和猫说话比和狗说话显得有交流感,因为猫既懒得理我又没有表情,操手一坐稳如泰山,显得特别像在耐心倾听。狗就比较完蛋了,太热情,我刚叫了她的名字,她就开始躺下给我拜年,我完全跟不上她的节奏。

评论

热度(167)

  1. 吴山居里的小老板214782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