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墨毛笔

Existence is pain.

写作素材存档-许墨水族馆之约文字版

唔,自己开不了约会就看看文字版_(:з」∠)_哭唧唧

犹有桃花流水上:

想等自己开的就慎入


再瞎逼逼两句,我觉得水族馆之约是非常能体现他的挣扎和温柔的,他以深海黑暗之中食物链顶端的生物自喻,他面对黑衣神秘人的时候表情无比冷酷,他信奉的是争斗和进化。但是当他在面对女主的时候,他甚至连女主拉着她的衣服他都会不舍得扯开,他明白自己的感情但是不敢说,“我竟然不舍得”这句话真的非常的戳中我。他在极力地回避自己在女主面前说谎,因为内心深处的东西是不能骗人的。


我相信任何一个真心喜欢许墨这个人物的温柔与危险并存的人都会和女主一样,看到这样的他的选择是,我想抱抱他,以及主动地让他明白即便前途险恶,你可能是最危险的一个,但是我的心告诉我要靠近你,所以我甘之如饴。
























001


许墨带着我来到了水族馆。


第一次走进这样蓝色的世界,我被深深吸引住了,在灯光的照射下一个个大玻璃缸里的鱼儿快速地游着。


有一条和尼莫神似的小丑鱼游到了我的身边。


悠然:许墨你看!尼莫!


许墨听到我略微孩子气的话,轻轻一笑。他凑到我身边,指着小丑鱼旁边蓝色的鱼。


许墨:那这条就是它爸爸了。


我和许墨对视一笑,那条小丑鱼像是被感染到了摆动着鱼鳍。


我伸出手贴在玻璃上,像是在和小丑鱼击掌。


悠然:真羡慕它们这样整天无忧无虑的。


许墨:有青苔的地方就有文明,有文明的地方就有江湖。


许墨淡淡的说出这句话,我居然从中听出了一些伤感。


悠然:也许他们也有自己的烦恼。


 


002


看着这些小小的鱼在三尺见方的玻璃房里游动,一种莫名的孤独感涌上心头。


悠然:我突然觉得,他们应该不是很愿意呆在这里。


许墨:为什么有这种感觉?


悠然:你看,无论这个玻璃罩有多大,里面的海草山石多么真实。


悠然:对于这些来自几百万公里的大海的生物来说,都算是禁闭室吧。


悠然:设身处地地想,如果我被关在这里面供人观赏,一定会非常难过的。


许墨:理解和亲自感受是不同的,没有人能站在道德的最高点,只是努力去改正罢了。


我点点头,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许墨的眼里流露出一丝怜悯,可是很快就消失了,恢复了以往温润的神情。


明明是温暖的笑,我却一阵凉意。


我感觉那股凉意正奋力把我往外推,站在左侧的我,伸出手却发现我们之间隔了一整片海洋。


许墨像是发现了我的出神,他轻轻搂上我的肩头。


许墨:往前走,就是深水区了。


许墨拉着我继续向前,深水区的鱼类体积庞大。


我看到了一条单独关在玻璃橱窗内的奇特大鱼,它的嘴巴细长,尖尖的牙齿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小刀。


悠然:许墨,那个是什么?


许墨:那是虎鲸,最有攻击性的物种,单独关在玻璃罩内是因为它会吞食一切生物。


许墨:那是……海底食物链的顶端。


悠然:食物链的顶端……


许墨:虎鲸不常出没,大部分时间都是待在海底。


许墨:越是深不见底的漆黑海里,生活着越多残酷的猎食者。


我抬头,发现许墨也正在注视着我,我突然想起昨晚那个真实的梦……


鲨鱼从身后游过,许墨的脸被笼罩在阴影中。


悠然:许墨,我昨晚做了个梦……


悠然:梦见我身处在一个长长的隧道里,后面有一个黑衣服的人跟着。


悠然:我看不清他的脸,我只能向前跑,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那个人都离我越来越近……


许墨轻轻覆上了我的手,他的声音突然有些发涩。


许墨:然后呢?


悠然: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悠然:这个梦真实得让我怀疑是否真的存在那么一个隧道。


悠然:许墨,你说这个梦的预示会发生吗?


许墨许久的没有说话,他抬起手温柔地揉了揉我的头发,搂着我坐在休息区的长椅上。


许墨:你太累了,做节目的压力太大,现在应该好好休息。


我的眼皮突然变得沉重,许墨把我靠在他的肩头。


许墨:好好睡一觉吧,有我在。


我说不出什么话,眼前只有许墨好看模糊的脸,我被他搂进怀里,闭上了双眼。


如果有上帝视角,那我一定会看到此时的许墨并没有笑,分明是浓重耀眼的眉目,然而目光却是清醒得近乎冷酷。


 


 


003


女孩很快陷入了沉睡,许墨抱着她,面色严肃。


一个穿着黑衣的神秘人鬼鬼祟祟出现在许墨的身后。


许墨轻轻地把怀里的女孩放在椅子上。


许墨:出来吧。


神秘人走到许墨面前。


神秘人:Ares,虽然她睡着了,不过我们就这么当着她的面说话,没问题吗?


许墨:没事。


许墨悠悠转过身,站在椅子边,阴影盖住了女孩的身体。


许墨:倒是你,跟踪我?


许墨的嘴角扬起弧度,眼神却毫无温度。


神秘人转动了下眼珠,微微颔首。


神秘人:我……是来向Ares汇报近况的。


许墨:说。


神秘人:周棋洛已经在我们的监控之下,计划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除了……这个女孩子,一切都安排妥当。


神秘人瞥了瞥沉睡的女孩,抬头看着许墨,似乎在等许墨做决定。


许墨正打算走向神秘人,突然一只手拉住了许墨的衣角。


睡的迷迷糊糊的女孩似醒非醒,眉头都皱在一起。


悠然:许墨……别过去,那个人……很危险。


许墨收回了脚步,蹲下身,轻轻抚摸着女孩的额头,面容温柔。


许墨:我没事,别担心。


似乎在梦里也得到了回音似的,女孩松开了许墨的衣角,又昏昏沉沉的睡去。


许墨没有转身,温柔地注视着她。


许墨:悠然这边我会亲自安排。


神秘人:Ares,你是否和她太亲近了?这会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计划。


许墨皱起眉头,目光没有一丝同情和怜悯。


神秘人微微眯起眼睛,眼里闪过警惕的光芒。


神秘人:Ares,事关重大,不能心软。


许墨: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神秘人和许墨对视许久,转身,消失在水族馆。


一切又恢复了原样,好像这段插曲从来没有发生过。


许墨静静地注视着睡梦中的女孩,时间好像静止一般。


许墨:她已经睡着,没有听到看到这一切,便没关系了吧。


许墨:我用这个理由来说服自己,却没想到那不敢去直面的更深的内心,是,我竟然不舍得。


许墨:……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吗。


 


 


004


当我睁开双眼,看到的是许墨坐在身旁,温柔地注视着我。


温柔在他脸上化开,变幻成最绮丽的颜色。


悠然:我睡了很久吗?


许墨:嗯,你太累了。


悠然:我刚刚有说什么梦话吗?


许墨摇摇头,轻轻拨过我的额发。


许墨:但是你拉住了我的衣服。


许墨:我在你的梦里出现了吗?


我点点头,想到刚才那个梦,欲言又止。


悠然:我刚才,又做了一个特别真实的梦。


悠然:在梦里,有一个穿黑衣服的鬼鬼祟祟的人从你身后跑出来。


悠然:我动弹不了只能大声地叫你,可是你却听不到,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走向他,我……


悠然:我看着你置身于危险中却无能为力……


许墨眸光微动,毫不知情的我还在叙说着自己的梦境,他微微直起身,把我困在自己怀抱和观景玻璃之间。


悠然:我很怕,怕这个梦的预示真的发生……


许墨向我越靠越近,他的眉眼极为好看,眉骨深刻眼神深邃,仿佛那种优雅和骄傲是自骨髓散发而出。


我倏忽产生一种错觉,好像世界只剩下了我们。


许墨:你从来没有想过,危险可能来自于我吗?


许墨的目光犀利又凝重,我见过他温柔的样子,见过他佯装生气,见过他突然的失意,还有骄傲闪耀的样子……


我看不透他,可我却没理由的愿意相信他。


悠然:就算看不透,就算很危险,我也相信你。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许墨的眼神是我从未见过的明亮和哀伤,我突然……很想抱抱他。


悠然:(声音渐小)我的心想要接近你……没有原因……


许墨的手渐渐蜷成拳头。他低头,缓缓靠近怀里的我,我紧闭双眼,睫毛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


预期之中的吻没有落下,我缓缓睁开眼,许墨的眸光波动。


他的声音低哑。


许墨:“感情会将人诱导入陷阱。现在……你还来得及逃走。”


我睁开双眼,坚定地注视着许墨,许墨一怔,眼神有一瞬间的失神。


这个男人教会我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给我最宽广的温柔,又会把我推得远远的,用他的淡漠来试探我。


一开始,我以为让我心动的是和他在一起时的美好时光……


可是,当这一切都过去,我才发现,我心动的,都只是那一个人罢了。


身后巨大的蓝色观景窗前,鲨鱼游过,留下巨大的阴影。


我凑上前,轻吻许墨。


即使前路险恶,我也甘之如饴。


 


 



评论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