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居里的小老板

沉迷看文

【苏凰】白发

清水已出琅琊榜坑:

为什么我还在坑里?


内容不知所云。




一、


霓凰有白发了。


那时天气晴好,朝中清闲,霓凰来苏宅拜访,喝着茶闲聊起当年趣事。梅长苏瞥见一丝白光,以为是沾染上了胭脂,很自然地伸出手抚上肩,要给她擦。


霓凰放下茶具,侧过身,让梅长苏弄。


梅长苏掸了掸肩膀,没变。他握住那束头发,把黑丝拨一拨,然后沉默了。


霓凰才二十九岁,已经有白发了。


 


霓凰不明白怎么沉默,问:兄长?


梅长苏掩饰说:没什么,是我看错了。


霓凰爽朗地笑,是有白发吗?兄长帮我拔了吧。


要拔?


嗯。


梅长苏稍微用力一扯,把白发捋一捋,缠在手上。


霓凰摸了摸头皮:还是兄长体质好,都没有白发。


梅长苏却不辩解,也不推荐自己的洗发用品,只说,霓凰,今日得闲,我为你篦发,可好。


 


 


二、


梅长苏的发质远没有看上去那么好。


他早年受创太重,差点一夜白头;之后长年吃药,饶是琅琊阁贡献出了太多珍稀药材,也盖不住日益增多的枯发和白发。可若顶了一头枯草发,文士风流要大打折扣的。


于是蔺晨鼓捣了一阵,拿出了纯天然无公害的黑色染发剂,效果不赖。


——这个还是不要跟霓凰提吧。


 


夏冬也是有白发的。一缕很明显的银白色,被她盘进发髻里。那是她的丧夫之痛,是赤焰七万将士的血泪,是无数人人生的转折,却被一些闲来无事的贵族青年以为潮流,争先恐后地挑染起来。不可谓不荒谬。


不过,夏冬可以坦荡荡地把悲伤表露出来。霓凰却不能,梅长苏更不能。


什么时候才能正大光明地重建林氏祠堂,拜见列祖列宗?


什么时候可以光明正大地牵起霓凰的手,走在阳光下?


什么时候可以……


不能急,要沉住气。


为了霓凰,也要沉住气。


 


 


三、


夏冬与聂峰相认的时候,梅长苏的身体状况也不得不被揭穿。一向好脾气的蒙大统领发了火,霓凰反而没有一句责备,只是仰着脸问他,还有多久。


梅长苏抖了嘴唇,想说还有一年,脱口却成了十年。


霓凰移开目光,看着地面好一会儿,然后紧紧地抱住他,说够了。梅长苏又心虚又愧疚,垂着手不敢回抱。他不知道该希望霓凰笨一点相信了的好,这样她还对未来抱有很大希望;还是希望霓凰聪明一点不要信,死了心放弃他。甚至,他不知道该不该梦想自己应该还有十年时间,可以和霓凰厮守;还是该庆幸自己只剩一年时间,不会再拖累霓凰,让她还有希望找到如意郎君。


可不管一年还是十年,都是谎言。


梅长苏觉得自己真的混账。当初为什么要和霓凰相认呢。要是一直让她蒙在鼓里,让她从未以为自己失而复得,那么,也不会再承受一次得而复失的痛。


虽然那时霓凰一直在追查,反而给他的计划增添不少危险性。可自己舌灿莲花,努力一把的话,未必不能瞒过去吧?


可自己却跟理智下线一样坦白了,甚至在已经转移话题的时候重新把卫峥拉出来,更没有在霓凰找不到往日胎记的时候狡辩一把,让霓凰在事实面前死了心。


他就这么默认了,还把霓凰弄哭了。


真是太混账了。


 


 


四、


霓凰其实很爱笑。


从小就这样。在演武场看见林殊会忍俊不禁,和林殊一起练剑会情不自禁,甚至一次从马背上跌落下来扭伤了脚,也还是忍着疼咧着嘴,露出明朗的笑容。经历巨变后执掌穆王府,不管战事如何艰难,朝政如何艰险,她还是昂着头,自信地笑。灿若明霓烈如凰,霓凰就是这样的姑娘,让人与有荣焉地骄傲。


梅长苏很爱看她笑。


可是梅长苏不知道,还有一种笑,叫破碎的笑。


季秋的阳光洒在庭院里,有些刺眼。霓凰从屋檐下走出来,看着梅长苏。大概是阳光太刺眼,她脸上还有两道泪痕。


梅长苏那时刚和蔺晨吵完架后,胸口的起伏还未平息。看到霓凰的出现,更是心如擂鼓。他张开嘴,他有一堆为国为民的大道理,有一胸先国后家的英雄情怀,可那是霓凰。


霓凰笑了起来,还对他点了点头。梅长苏就不知道说什么了。他不需要解释,不需要说理,更不需要表达情怀,霓凰都懂。梅长苏爱着霓凰不假,可在梅长苏心里,家国天下是个递增的序列,而霓凰排在家的后面。


梅长苏还能说什么呢,只能绞着手,垂下头。


霓凰,别笑了。


我是个混蛋。


  




五、


在北境的时候梅长苏很少想起霓凰。


他有很多事要处理,战事该如何解决,北魏要如何处理,南楚要如何对待,除了眼前的兵祸,还有大梁未来的发展,滑族遗民该如何降服,军队该如何训练,谁可继任北境统帅…………


三个月不够,太不够了。弥留之际梅长苏还在思考和絮叨。黎纲甄平一边记着遗嘱,一边掉眼泪。


梅长苏说了一大串,忽然咬着牙说,扶我起来。


这是回光返照?众人连忙搭把手。


梅长苏又要笔墨纸砚,画了一个横,写了一个竖。手抖了一个墨点,他摇摇头把纸挪到一旁。


甄平赶紧把新纸铺上,说,宗主要写什么,可由属下代笔?


梅长苏置若罔闻,擦了把冷汗,端端正正地重写:吾妹…霓凰。


  


六、


当年的穆王爷不知为何很不喜欢林殊,总是棒打鸳鸯,甚至给霓凰关了紧闭,不准他俩私下见面。


林殊那个气啊,论家世论相貌论才学论品性,他都是金陵首屈一指的人杰,怎么就不入穆王爷的法眼了?于是他带了厚礼上门拜访,陈述霓凰该嫁自己的一二三四理由。


穆王爷说,好男儿志在四方,边境不宁谈什么儿女情长。


林殊说,子曰成家立业,先成家后立业,儿女情长也不坠英雄本色。


穆王爷说,兵者,不祥之器也,霓凰不嫁不详之刃。


林殊说,我为将不是为出人头地,也不是为争权夺利,而是为大梁百姓争一个平安稳定。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入地狱的不止是恶人,也可以是菩萨。霓凰可嫁菩萨。


穆王爷横了他一眼,说了反对的三四五条理由,林殊一一反驳。穆王爷不能说最本质的理由,就胡搅蛮缠起来,列了个六七八九。霓凰在里间听不下去了,跑出来站林殊身边,娇嗔道:“爹。”


穆王爷手一抖,暗叹,女大不中留。


林殊乐了,紧紧握住霓凰的手,恭恭敬敬地给穆王爷磕了个头,以林家列祖列宗起誓,会一辈子对霓凰好。


  


七、


梅长苏一口血呕了出来。


……………最终还是辜负了。



评论

热度(95)

  1. 吴山居里的小老板清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