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居里的小老板

沉迷看文

琅琊榜中,小殊,或是之后的梅长苏,对霓凰是什么感情?

金双耳:

从知乎上转来的,若侵立删!




琅琊榜中,小殊,或是之后的梅长苏,对霓凰是什么感情?


by:


蒹葭 晏然也。杀君马者道旁儿




刚看完琅琊榜电视剧。没有看过小说。只知剧中如何。

霓凰与林殊亦或梅长苏之间才是古时男女相互倾心的模样。

有多少古装剧其实除了剧中人扮相是古装,哪有半点古风与礼节?

从梅长苏第一眼在金陵城外偷看霓凰开始,我就笃信他爱她。很多人觉得霓凰爱林殊,但是总觉得林殊对霓凰的感情不知怎么回事。

难道一定要赤裸裸的山盟海誓,琼瑶阿姨式的呼天抢地才是爱?这世界上爱情的面目有千万种,不同人表达感情的方式也是千万种。古代自然也有热烈大胆的爱情,可是梅长苏对霓凰的感情表达首先才像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世家子弟应有的样子,其次是因为当时情势与自身情况所限,他也就只能更加隐忍克制自己的感情。

当年的林殊与霓凰。
那时候的林殊是金陵城中最明亮耀眼的少年,连誉王谈起他时,都说过,谁能比得过当年的林家小殊?那时候他也确实是天之骄子,无往不胜的少年将军,父亲是威震八方的大将军,母亲是长公主,姑姑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皇帝则既是舅舅又是姑父。而一代贤王萧景禹几乎跟他血脉相通,都是萧家与林家共同的血脉。他家世已不能再显赫,而能力亦不能更出众。或许总是有天妒英才的吧,连老天都要嫉妒他的闪耀,才会有此后的劫数。

这样一个少年,我想问,若他喜欢,金陵城中又有哪家姑娘不会为之倾心呢?他与霓凰的婚约是太皇太后定下的。以林殊的身份与地位,以及蔺晨说过的他是多么有主见的人,若那时不是他自己心意所属,又有谁能强迫他接受这个婚约呢?

再相比豫津说过,林殊哥哥很没有耐心带他们玩,却偏有耐心走到哪里都带着霓凰玩,愿意赔她一起练剑,玩耍,挂灯笼……还记得回忆那一幕,她挂起灯笼问他,他含笑答,好看,眼眸里的盈盈情谊,只怕要将人淹没,这不是因为心之所属又是因为什么呢?

当年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从林殊对太皇太后的深厚感情来看,当初太皇太后是极宠溺他的,懂得他的心思,才给他定的婚约吧。

那时候风波未起,岁月静美,林殊在等霓凰长大,然后娶她过门,彼时少年心情,不知何为愁绪,心中坚定的要照顾她一辈子,也坚信自己可以照顾她一辈子。


可是,人生,总有太多的后来。


劫后的梅长苏与霓凰。
他历劫归来,已不是当初那个毫无愁绪的少年,他身上背着病痛,冤屈,血海深仇,心怀的是家国天下,孱弱的身体时时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之下。当年越美好,今日回想起来就越残忍,越痛心。失去了那么多,可是霓凰,总是他心头的一抹暖色吧。

十三年来,他虽然未曾联系她,却一直在默默关心,否则就不会有卫峥在水战中的相助。

金陵城外,他时隔多年,第一次看见她。那一幕,他轻轻拨开帘角,是控不住自己的心,可是理智又知道不可太接近。爱,是想触碰又缩回手。他已经不是当年毫无愁绪的明朗少年,他背负的太多,他有太多的使命与责任,只能将这些小儿女情怀点点收起。他爱一个人,便希望将对方护在自己身后。可是对霓凰,他不能再如当年那般毫无顾忌地保护她照顾她陪伴她,情势不允许,而他自己本身也没有太多时间,他已经给不起当年那般的感情了。在他心里,大约是觉得自己已无资格言爱。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这段唐婉的钗头凤下阕,多似梅宗主那时的心境。

见太皇太后时,那失神地一握,对于梅长苏来说,是要有多深刻的感情才会让他那样失态?他在靖王面前都可以掩饰好自己,却独独对着霓凰,情绪难控,几乎是条件反射般握住她正收回的手。那时的他,千方百计隐瞒身份,却在跟霓凰接近的第一次,就露了端倪。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陆游 钗头凤 

此后霓凰比武招亲,他又何尝不是早早就安排好了人手去捣乱呢?那个百里奇,难道不是在他入金陵之前就在北燕安排好的棋子吗?

再然后霓凰宫中遇险,豫津的一句话让他发现自己料错,那骤变的脸色,几乎站不稳的身体,以梅长苏来说,该是多么在意她,才会立刻陷入惊慌。此后哪怕谢玉府中被围、悬镜司中被威逼,我都不曾见过他有一丝慌乱神态。恐怕那一刻,所爱之人陷入危局,是心中疾驰而来的骤痛吧。

赏梅时候,他情不自禁替她拂去发髻和肩上的落花,那种自然而然,那种流露,可曾见他对第二个人有过?若不是心中常念着她,又怎么会在多年以后在她不知他身份时,还有如此浑然天成的亲近举动呢?任时间与空间流转,都没有抹去丝毫呢?

与其说霓凰的直觉准,不如说是每次梅长苏与霓凰一起时的反常与失态,太过明显。

另一边,他对宫羽的刻意保持距离,那种近似冷漠的客气,也表示他的心早已他许。对一人深情,就难免对旁人无情。他跟蔺晨说,现在我给她希望,那她之后就会更失望。他又说,不宽慰她,她也不会怎么样,只不过心中难过罢了。

可是对着霓凰,他却骗她,说他还有十年。是不想让她知道真相的残酷,想着让她开心一天是一天,就像他在猎宫晕倒,跟甄平说,别让霓凰过来。就如最后他对着蔺晨可以据理力争,可以巧舌如簧;可当看见霓凰知道真相,他却只有欲言又止的神色。他怕她伤心,怕她难过,怕她担心。这是怎样的想要呵护一个人的心情?他只希望她过得好,可惜他已经没有时间,却只好骗得一天是一天,哪怕只是可以让她多开心一会,少担心一会呢?

霓凰奉旨回云南,他说,你在,我会分心。而后是不能自持地抱住她。心里那样在意一个人,所以才会无时无刻都会被她牵动心绪和注意力吧。

这两人的感情还有什么值得可怀疑呢?元宵灯下心有灵犀的对望,只是一个与当年相似的灯笼,就能勾得他凝神陷入往事,这等睹物思人,若非感情深厚,又怎么会十几年前的这样细节都记得那样清楚?

太皇太后去世时候二人的相伴,霓凰守灵时频繁的书信往来,每一次发现她情绪不对他都会轻轻握她的手……他一直克制,可是终究是徒然,在霓凰面前,他何尝不也是有自己最脆弱的一面?

「霓凰对于我而言,终究和他人不同。」

最俏皮是九安山上,霓凰问起宫羽是否他的亲随,他说是江左盟的手下。霓凰没有说话,就看着他,他却懂得那眼神的疑问,忙不迭解释,又说不是自己叫宫羽来,又说宫羽没有照顾他,连那一个 啊 字都答得诚惶诚恐,真是小儿女的恋爱情态呀。


可惜,还是有后来。


蔺晨跟他聊起带着飞流四处游玩这一段,很多人觉得他没有计划要带霓凰的意思。可是以梅长苏的性格,难道他会在兄弟谈论起出游计划时,主动说起要带霓凰一起吗?根本不可能,你看他除了对着冬姐,何曾对别人谈起与霓凰的感情?这才像他的个性,感情不是时时挂在嘴边的,他也更不是那种会当众说出来的人。

只不过,最后,他选择回到属于自己的战场,终究负了对霓凰的诺言。你看他说此生一诺,来世必践。那是霓凰的无奈,何曾不是他的?若不是战事危急,他本打算退隐江湖,寄情山水,可惜属于他的宿命他还是逃不掉。这是他的性格决定,正如他不会以十命换一命来治病一样。这种时候,他一定会义无反顾走上战场。林氏后人,有这个姓氏与生俱来的责任与使命。他还是那个林殊,那个灿烂如朝阳的少年。如焰火点亮夜空,若能绽放如此华彩,甘愿生命只有一瞬。这是他最好的结局,可是对霓凰,只能是缘许三生。愿来世长在寻常人家,平淡安稳携手终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吾妹,还要多亲昵的称呼呢?

他无力给的,确实遗憾;可是但凡他能给的,都已经给了霓凰,也只给霓凰而已。

他一言一行流露出的情意,发乎情,止乎礼。虽历经劫数,相隔数年,此心不变。这才是真正古典主义的爱情吧。





「男女之间,最难的不是情爱的发生,而是将这烈火隐忍成清明的星光,照耀各自一生或繁华或寂寥的长夜。」 张定浩



-----------------------------
题外话:无意中在微博上看到有人把我这篇拿去标为自己的作品,一时反应不过来。我这篇也没有任何要收费的意思,请大家转走的时候标注作者和出处就好。作为一个读法律的,对于这些行为也只能是无奈了…毕竟不可能有时间精力去跟这些宵小之徒一一维权。
在此声明:本人从未以任何账号在知乎以外的任何平台上发布过本文。请大家擦亮眼睛,识别抄袭者。


编辑于 2015-11-12



评论

热度(137)

  1. 颖子wxyz金双耳 转载了此文字
  2. 浠米露吴山居里的小老板 转载了此文字
  3. 吴山居里的小老板金双耳 转载了此文字
  4. 陈晓语金双耳 转载了此文字
  5. 小静静金双耳 转载了此文字